<rt id="laifi"></rt>

      1. 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李梦彪与“德寿双辉”匾【潘全耀】

        • 凤飞九天
        楼主回复
        头像装饰卡
        • 阅读:4463
        • 回复:0
        • 发表于:2021/7/30 11:51:2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旬阳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李梦彪与“德寿双辉”匾

        文图/潘全耀

          2010年,旬阳县博物馆在棕溪镇原棕溪村二组、今棕溪社区柯家厂柯善强家,征得一块百年老匾,此匾体型较大,长2.72米,宽1.1米,正中行书“德寿双辉”四字,金碧辉煌,气势不凡。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此匾的题赠人是:陕西省督军陈树藩、陕西省长刘镇华、署理洵阳县知事…、前护理陕西省长陕西政务厅厅长李梦彪、陕西陆军骑兵第一团团长张藩等9名陕西军政要人,还有众亲友92人恭贺。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赠匾理由是:柯老大人擢升及柯老夫人七十大寿。二人一德一寿,德寿双辉。赠匾时间为民国八年三月,即1919年3 月,距今已经101年了。
         
          那么,这位柯老大人是谁?为何有这么大的面子,在夫人七十大寿时,陕西省督军、省长署名赠匾,“前代理陕西省长、陕西省政务厅厅长李梦彪”亲自送匾祝贺?

          为了解开“德寿双辉”匾背后的谜团,准确辨识匾上内容,(因为此匾在文革时期被作为破“四旧”对象,遭到了严重破坏,匾身裂为三块,还故意凿去了部分重要文字。)笔者于2021年4 月7日,与前旬阳县博物馆馆长罗金贵老师一起来到旬阳县博物馆,在馆长刘国强、副馆长宋晓敏、馆员李宏波的大力支持下,对这块匾中的文字作了进一步确认辨识,后又托人多方打听,在旬阳县城找到了柯氏后人柯善强。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柯耀升的玄孙柯善强


          由于年代太久,柯善强也无法说清此匾的前因后果。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柯善强拿出了一个神秘的祖传小皮箱,里面装着他父亲柯长庚保留下来的各种文书字据,这些文书字据全都写在老皮纸上,如“评议报告”“分家凭证”“买卖地契”“营业执照”“赡养立字”等等,共有二十多张。

          我对有用的字据拍照后带回研究,后又多次到柯善强家探讨核实,基本弄清了送匾前后的来龙去脉,又查阅了大量的民国史料,理清了当时陕西军政府的时代背景及李梦彪代理省长的时间节点。现在,将我考证的结果写成下文,以飨读者。

        千里迢迢 亲手赠匾


          民国八年(1919年)三月的一天,大棕铺柯家厂柯家大院热闹非凡,方圆几十里的乡亲们欢聚在这里,庆祝柯老大人柯耀升擢升、柯老夫人七十大寿。柯家大院张灯结彩,宾朋满座,唢呐声声,锣鼓震天。

          正午时分,“前护理陕西省长、陕西政务厅厅长李梦彪”带随从及洵阳县衙官员一行十余人,来到棕溪渡口,棕溪乡政府官员及地方名士到渡口迎接。

          现年62岁的柯善强(生于1959年),从小就听家族老人及父亲柯长庚多次讲起这个故事,他记得最清的一件事是:李梦彪骑着一匹高头枣红大马,威风凛凛,走在队伍的正中,前后是随从及地方官员,那面大匾扎着两个大红绸结,由四个人抬着,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一行人前呼后拥,不一会就来到了柯家大院。

          李梦彪在门楼前下马,穿过天井,亲手将“德寿双辉”匾交给柯耀升,并命人悬挂在上房正厅,随机向柯耀升道贺,柯耀升将李梦彪及随从带到上房正堂休息。

          据柯善强描述,柯家大院当时有上房六间,耳房四间,偏房8间,这么多房子也容纳不下满院的客人。

          2010年,柯善强在搬迁旬阳县城居住时,让照相馆师傅给残存的柯家大院照了一张照片,以作后世留念。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喜庆热闹的场面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由于公务繁忙,李梦彪一行在吃过饭后匆匆离去,从此,留下了那块令柯氏后人至今荣耀的大匾。


          现在的人们,经常会发出这样的疑问:这么大的匾,是怎么从西安运到旬阳的?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于是,有人认为此匾是在旬阳制作的。

          其实,不管是在西安制作或是在洵阳制作,匾上的文字都是由李梦彪亲手拟定的,因为每一位军政要员的名字都要经本人同意。而李梦彪亲自赠匾是不争的事实。

          那么,李梦彪与柯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何以千里迢迢、翻山越岭、给足面子,亲自到场送匾恭贺?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同学少年 郎舅关系


          首先笔者要告诉大家,李梦彪与柯锡桢是同学加郎舅关系。柯锡桢是谁?

          柯锡桢生于1878年,是柯耀升的四个儿子之一,他小大哥柯锡荣7岁,不知老二是谁,老三柯锡荫。笔者认为,柯锡桢被老大小7岁,不可能是老二,很有可能是老四。

          柯锡桢的夫人姓李,生于1875年,长柯锡桢3岁,他们二人养育有四个儿子,长子柯亨芬,次子柯亨芳,三子柯亨鼎,四子柯亨达。柯亨芬就是柯善强的爷。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柯长庚祭奠他的祖父柯锡桢、继祖父柯锡荣、父亲柯亨芬留下的出生年月凭证。

          当笔者提到李梦彪为什么要给柯家赠匾时,柯善强说,我听长辈说过,李梦彪与柯家某一人是同学关系,可能与我爷柯亨芬是同学,但笔者一查年龄,觉得不对头,柯亨芬生于1895年,到赠匾的1919年才24岁,而这一年李梦彪已40岁了,年龄悬殊16岁,不可能是同学,那么,李梦彪与谁是同学呢?

          经查阅资料,只有柯锡桢与李梦彪年龄相当,柯锡桢长李梦彪一岁,“德寿双辉”匾中有 “姻晚李梦彪鞠躬”,说明李、柯两家是姻亲,李梦彪在柯耀升面前是晚辈,而柯锡桢的夫人是李家女子,正符合姻亲关系,由此推断:柯锡桢不但与李梦彪是同学关系,而且是郎舅关系,可谓亲上加亲。

          柯善强说:“我太婆(柯锡桢的夫人)是武王十字垭李家女子,武王李家是我们的老外家,人老几辈子还在走动。”

          “1947年项鸿国组建游击队与武王李清良来往密切,李清良又介绍他的侄子李兴德加入游击队,由于柯家与李家是至亲,李兴德与项鸿国每次到棕溪就住在我们家,我父亲把上房腾出来让他们住。项鸿国劝我父亲尽快把土地出售,我父亲听了他的话,在解放前把土地全卖了,只留一个纸坊维持生计,所以,在解放后我家被划为小土地出租成分,文革期间红卫兵骂我父亲是“漏划地主分子”。多亏了我们与李家这层关系。”

          可是,李梦彪的老家是赵湾,他与武王李家是不是本家?现在已无法考证。过硬的是,“姻晚李梦彪鞠躬”是李本人拟定。

          其实,是不是一个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李梦彪在飞黄腾达之后,“斯人已去,物事人非”的情况下,与柯家仍保持着当初的那份可贵真情。本次到访,李梦彪并没有见到他的老同学柯锡桢。因为,柯锡桢在七年前的民国元年(1912年)冬已离开了人世。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死于非命,暴尸城外


          柯耀升在民国二年(1913年)写给洵阳县议会的报告中,详尽地痛斥了儿子柯凌霄(柯锡桢,字凌霄)被民国旬阳县第一任知事方斌害死的经过。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大清宣统二年(1910)底,柯锡桢从师范学校毕业,宣统三年(1911)春办学堂,民国元年(1912)9月,洵阳县奉省告示,以防匪保民,决定重办团练,将棕溪原小关铺、展元铺团练整合一处,由吕学端、杨世高、柯凌霄(柯锡桢)、王秉铸等和办,“于十月初间设公局於展园江边,一时穷人安静,土匪潜逃,两铺均得安宁”


          就在这一年的下半年,民国洵阳县第一任知事方斌到任,(方斌,河南淅川人,由陕西省复汉军政府派任,任期为1912年10月至1913年7月。)在一次配合“大队过境”行动中,需要组织上千名劳力及船夫,柯凌霄及公局人员奉命行事,昼夜不停,还联系大棕铺船夫,才圆满完成了征夫任务,共花费文钱一百余串,并未与各铺分摊,多系杨世高所垫,吕学端与柯凌霄亦垫有钱。事后发现小关铺泥沟牌没有船夫参加,就将泥沟约保叫来商量,着情补夫费十串,约保很不高兴。

          冬月初,方知事下蜀河。有一土豪王公杰,与吕学端累结讼仇,即暗地串通泥沟约保潜至蜀河,面见方知事,捏造事实,诬告该局违法使用更鼓、更炮,勒捐造反,图谋不规,方知事不调查不传讯,竟听一面之词,带人操了公局,砍伤局丁,下令抓捕端、霄二人,至深夜包围了柯家大院,并将柯耀升拿至江边船上见方知事,限五日将柯锡桢送案。

          而吕学端却逃过一劫,在七年后“德寿双辉”匾中发现了他的名字,柯锡桢就没有他幸运。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冬月初九方知事回县,十一日又令家丁江开国带十余差,马刀快跑,到处拿捕,江开国扬言,无论生死,拿获者赏钱若干。”

          十四日又包围柯家大院,要求柯家交出大钱一十五串,另索彩绸十五丈,限十日内交清。

          十五日早,柯耀升便听说柯锡桢已被江开国等人砍死,用船装至县城,暴尸城外。

          柯耀升便直奔县衙报案,“方知事除不准立案,反怒言:凌霄素行不法,致干众怒,罪有应得,死不足惜!速领尸回,免遭灭门之祸。”

          就这样,柯耀升失去了他亲爱的儿子。柯锡桢遇害时年仅34岁,留下年轻的妻子及四个年幼的孩子,大儿子柯亨芬17岁,小儿子柯亨达不足10岁。

          闻听柯锡桢遇害的消息后,各界人士自发前来悼念,洵阳县城“文人商人、文武衙中等人与霄烧纸者百余人,”

          柯耀升在报告中怒斥方知事:“凶等平白谋杀均不犯法,伊(你)竟得贿五佰串,且将谋杀辩为误伤,霄平白废命,而遭冤者未得分文,而反被勒索数十金!”

          “霄乃学校文人,非匪痞之流,文人不足惜,谁人足惜!”

          “今命案已了,业已血忍,但不审查而任意批注,如此审案….. 现民国成立,共和告成,报告议会,评议明悉,俾(使)众周知,而良莠莫辩!民子孙岂有立足之地矣!”

          “方今缷任,岂敢冒呈方非,实方之屈民太甚!”意思是说,方知事现在已缷任,我怎么敢乱说他的不是呢,实在是他欺人太甚。

           “民之冒昧报告,如得议明,即如冤白,并无他求之意,伏乞议会诸公、议员台鉴。”

          柯耀升虽然向议会上书报告,但这件事随着方斌的缷任及“民主共和的流产”,便不了了之。

          柯耀升一介贫民,竟敢上书评议方知事,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影响,那么,柯耀升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气度不凡,文采超群

          由于缺乏资料,柯耀升生平不详。但从一张字据里得到一条重要信息。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民国二十年(1931)柯耀升召集他的四个孙子:亨芳、亨鼎、亨杰、亨达及邻里亲族,就自己赡养问题立有一张字据:“原民国十三年(1924)四子四股分家,每股各分地租一十二石,公共提有赡养朳地,虽有界畔,恐后有多寡之争,予今八旬….”从这段话可知,柯耀升有四个儿子,在分家的时候,他们老两口提有一部分养老的课石,另给四个儿子各分得十二石课。说明在当时,柯家是个有土地的殷实家庭。

           “予今八旬”告诉我们:在1931年柯耀升80岁,由此推算,柯耀升生于1851年,在李梦彪赠匾那一年他68岁。

          柯耀升的玄孙柯善强保存有一张百年以上的祖宗老照片:中间一对老两口,一人抱着一个婴儿,前面坐着四个小孩子,背后站着四个小伙子。多年来,柯家后人没人知道照片上的人是谁。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通过笔者的解读,大致可以推定,照片中的老两口就是柯耀升夫妇,后面站的四个小伙子就是他们的四个儿子,其他则是孙辈,在孙辈中,肯定就有柯锡桢的四个儿子:亨芬、亨芳、亨鼎、亨达。

          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最低在1912年柯锡桢遇害之前。

          世事沧桑,人生变幻,多少往事弹指一挥间。

          七年前洵阳县知事方斌两次包围柯家大院,并以无须有的罪名杀死柯耀升的儿子,七年后,如果方知事在任,他也一定会随李梦彪一起来到柯家送匾恭贺。

          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如果将七年前换作今天,柯锡桢不应当是刀下鬼,而应当是座上客。

          接着说柯耀升。

          李梦彪只所以能来亲自赠匾,不仅因他与柯锡桢的同学加姻亲关系,在他的心中,更看重的是柯耀升的人格魅力与崇高的威望。

          笔者归纳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乡贤名士。从儿子遇害、上书评议方知事这件事来看,柯耀升有胆有识,有理有据,文采超群,文武兼备,临危不惧,气度不凡,在棕溪乃至洵阳可算一方乡贤名士。

          二是耕读传家。柯耀升除了自己知书达理外,还在四个儿子中培养出文武两个举人,据柯善强讲,他的大太爷(曾祖父)柯锡荣是晚清武举,他的太爷柯锡桢是晚清文举,在旧社会,柯家门前插有文武两面旗帜,还有拴马桩若干,这是清政府对举人的政治待遇。在柯锡桢的四个儿子中,除了柯善强的爷柯亨芬在32岁时被土匪赵安进枪杀外,其他三位都活到了解放后,高寿而终,据柯善强回忆,他的这三位爷都是文化人,写得一手好字。柯善强的两个儿子也继承了柯家书香门第的传统,大儿柯伟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二炮工程学院,二儿柯有林毕业于西安工业大学,如今,两人都在不同的工作岗位上拼搏,事业有成。

          三是家族灵魂。柯耀升在61岁时儿子柯锡桢遇害,76岁时孙子柯亨芬惨遭土匪枪杀,连续两次打击都没有将他击倒,他沉着面对,冷静处世,顽强地扛起了家族的重任。从1924年的一张分家契书称谓上得知,柯锡荣成为他弟弟柯锡桢留下的四个儿子的嗣父,也就是继父,这正是在柯耀升的主持下,挽救了一个残缺的家庭,使四个幼小的孩子能够健康成长,并接受了良好的教育。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至于匾中提到的“柯老大人擢升”,估计是政府对民间德高望重者颁发象征性荣誉称号,并非实职。因为此时柯耀升已经68岁高龄了。

          在人生晚境得以擢升,又有省府首脑赠匾祝贺,真是双喜临门,蓬荜生辉。

        乱世风云 风雨同舟



          说完了受匾人,再来说说赠匾人。

          陕西督军陈树藩是安康汉滨区人,1916年5月任陕西护国军总司令,以武力趋走都督陆建章,7月被北洋政府任命为陕西督军,陕西省省长,时年31岁,1921年5月被直、奉军阀免职。主政陕西5 年。

          刘镇华1918年3月至1925年2月在任陕西省省长。在陈树藩缷任后也曾担任陕西督军。

          这里着重说一下李梦彪与陈树藩的关系。

          陈树藩与李梦彪是同乡加好友,两人志同道合,相见恨晚,当时李梦彪37岁,长陈树藩6岁,陈以兄长相称。1917年4 月,李梦彪被任命为陕西省政务厅厅长,成为陕西军政的重要人物,为了扶持李梦彪坐稳这一职位,自 4月8日起,在《公意报》上连载《新任陕西政务厅厅长李君梦彪之历史》。介绍他投身革命的历程,对其为人处事百倍推崇。

          在陈树藩主政陕西期间,李梦彪是陈树藩的左臂右膀,两人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在乱世风云中演绎了一场场惊天大戏。

          关于这方面的史料网上很多,大家一查便知。这里,笔者就大家关心的热点,即:李梦彪是在怎样的背景下代理省长职位的?代理了多长时间?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代理省长 五十六天


          于佑任《李梦彪先生墓表》:“民国六年任陕西政务厅厅长,代理省长”,《旬阳县志》《旬阳文史》:“陈树藩以武力逼走省长李根源,由李梦彪代理省长”,也就是说,李梦彪代理省长的时间在民国六年(1917年),而且在逼走省长李根源以后。

          而这一年,的确有省长职位空缺。  

          1917年5 月31日,因不满段祺瑞下台,陈树藩通电全国,宣布陕西独立,脱离北洋政府,省长李根源拒绝在电文上签字,被陈树藩软禁,省长职权随之终止。这时,就需要有人代理,政务厅厅长李梦彪是陈树藩最放心的人选,紧急时刻由政务厅厅长代理省长也是没有条文的惯例。

          由此可以推定,从5 月31日开始,陈树藩宣布陕西独立、脱离北洋政府,直到7月26日陈树藩再次被任命为陕西省长、回到北洋政府的怀抱,共有56天是陕西省长空缺,只有这个时间段,才是“李梦彪代理陕西省长”的唯一时间段。

          而陈树藩通电独立的这段历史,北洋政府并不承认,省长李根源也没有被免职。所以在官方网站,把陕西独立期间的省长任期,都算在了李根源的名下,这就是在文史资料里查不到李梦彪代理省长的原因。

          当然,李梦彪的代理省长时间,只能在56天之内,可能少于56天,但不会超过56天。

        护理省长,有何讲究


          那么,我们再回到“德寿双辉”匾中,为什么要用“护理省长”?而不用“代理省长?”

          主要原因是,赠匾的时间是1919年3月,此时,陈树藩还在北洋政府的任内,拟匾者又是李梦彪本人,行文用词更为慎重。李梦彪虽在非常时期履行了省长的职权,毕竟不是北洋政府任命,又与现任省长不是一个概念,且同处一匾,若称“代理省长”则不甚恰当,也不合时宜。所以,李梦彪对自己的这段经历选用了“护理省长”一词,也可以说是匠心独运,别出心裁。

          旬阳还有一位代理省长王一山,与李梦彪的“代理省长”相似,王一山是西安事变期间由张学良、杨虎城任命的代理省长,国民党不承认,但中共方面承认,在西安事变纪念馆有图片介绍。

          “护”有维护大局,正常运转的含义,“理”有治理、理事、代理的含义,“护理省长”的意思是:为了维护大局稳定,确保全省政务的正常运转,在特殊状态下,曾代理过陕西省长一职。

          而“代理省长”均在文史资料中出现,由别人口中说出,而当事人早已退出历史舞台,当然,不管怎样记述,李梦彪履行省长职权是特殊历史背景下的真实存在。

          这就是该匾与其它文史资料表述不同的原因。

        保护传承 意义重大


          从此匾的形式来看,李梦彪与受匾人柯耀升属亲戚间的恭贺行为,但从它的学术及历史价值来看,远远超出了亲戚贺赠的范畴。

          首先,它有官赠性质。此匾的赠受虽是亲戚关系,但由于题赠人是当时陕西省军政首脑,身居要职,地位显赫,非同一般,于是就有了官赠性质,分量不轻。

          其次,具有深远的历史背景。这块匾不仅是北洋军阀统治时期陕西历史的见证与活档案,也为我们挖掘安康及旬阳人文内涵提供了丰富的史料。

          三是与众不同。在以往的史料里,对李梦彪的职务表述均为“代理省长”,而这块匾上“护理陕西省长”一词属首次发现。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于右任书写的李梦彪墓志表


          目前,民间能证明李梦彪“代理省长”的实证文物有两件,一件是于佑任民国四十三年七月(1954.7)补书的《李梦彪先生墓表》十三页书法作品,另一件就是“德寿双辉”匾,所以,这块匾对旬阳更显珍贵,保护传承好旬阳的文化内涵意义重大。

        附:李梦彪简介

          李梦彪,(1879——1952)字啸风,幼名进军,外号李胡子,祖居旬阳县赵家湾,后移居县城。祖母游氏,慈孝为本,喜好接济贫困,会署曾赠予“慈孝贞敏”匾额,活到八十而寿终。其父李树森,光绪十一年(1885)拔贡,光绪十五年(1889)已丑科举人,门悬“文魁”匾额。其生母王氏,赵家湾街道王家女子。

          李梦彪兄弟三人,他为长,因自幼聪颖,过目成诵,援笔成文,人称小神童,故以府学生员入陕西高等学堂读书。后因其父去世,辍学回乡。

          光绪二十八年(1902)旬阳知县刘德全主持续修《洵阳县志》,聘李梦彪为记录。
          光绪三十四年(1908)李梦彪准备东渡日本,同乡王扶九规劝梦彪不要把学问看得太重,好男儿应当西去寻求革命,啸风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毅然调头西去新疆边陲,两年后的1912年1月7日为响应辛亥革命,李梦彪、郝可权等人发动伊犁起义,攻入军署,杀死伊犁将军志锐。1913年赴日本。1915年返回中国,参加反袁革命。

          1915年袁世凯宣布恢复帝制,1916年初,李梦彪加入护国军讨袁,回陕西与陕北镇守使陈树藩商量,起兵响应西南护国军,3月郭坚率护国军由渭北南下进攻西安,梦彪参与指挥,一举攻取三原县城后进驻咸阳,5 月9日,陈树藩自称护国军总司令,陕西宣告独立,李梦彪被任命为第一游击队参谋长,6 月9 日,陈宣布取消独立,投靠北洋政府黎元洪,就任陕西督军,8 月,北洋军政府逼迫恢复国会,李梦彪当选为国会候补委员,经陈树藩与省长李根源(印泉)“联衔力保”,李梦彪被任命为陕西省政府政务厅厅长,不久,陈树藩独揽军政大权一身,以武力逼走李根源,由李梦彪代理省长。

          1921年7月,北洋政府免去陈树藩督军职务,并向陕西进军,陈败走汉中、四川,1922年初,陈树藩脱离军队到上海做寓公,李梦彪失去靠山弃职而逃,逃至宁夏一朋友家年余,他坚持留下胡子不刮,“李胡子”的绰号由此而得名。后来他几经沉浮,先后任四川讨逆军参赞,河南省督办公署顾问,陕西省政府顾问,南郑中学及女子师范教员等职。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几乎是过着流浪漂泊的生活。

          1939年7月,陕西省临时参议会成立,李梦彪当选为候补议员。

          1940年,洵阳县志馆成立,李梦彪被推为馆长兼总纂,虽因经费拮据而中辍,然而旬阳县建国之前的十六个乡则是依他所作“洵汉澄清,文武钟秀,四维弘大,民风淳厚”的县志题头而命名的,组成“洵安、汉润、澄明、清和、文治、武靖、钟美、秀俊、四行、维新、弘道、大同、民乐、风雅、醇笃、厚生”等十六个乡名。其名称一直延用到1949年8 月。

          1942年,陕南安康城连遭日军轰炸,给旬阳县到安康读书的学生带来困难,李梦彪发动地方各界人士筹资兴办旬阳中学,校舍建成后,又亲自奔走,为学校选聘教师,秋天开学,首次招生八十名,1943年秋又招100名,李担任名誉校长兼教员,他为旬阳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1944年6月李梦彪当选为陕西省参议会议员,1946年1 月当选为陕西省参议会副议长。

          1947年12月,李梦彪同于佑任等五人一道,被选为国民党中央监察院监察委员,当选后,按照章程辞去陕西省参议会参议员、副议长之职,旋升调监察院”两湖“(湖南、湖北)监察使署主任,驻武汉。

          1949 年8 月,国民党湖南省主席程潜起义后,李梦彪在武汉难以立足,又调任监察院山(西)陕(西)甘(肃)监察使署主任,尚未到任,西北已告解放,1949年9 月,由重庆逃往台湾,于1952年8 月10 日在台北病逝,终年73岁。

          李梦彪一生写出大量诗歌、散文和国史读本,“不下十余卷”,可惜在民国三十七年夏(1948)焚于兵火,“百不存一”,所存下的作品大都是他参加省参议会和到国民党中央监察院以后的作品。李梦彪病逝后,由于佑任先生主持编辑成书定名为《劫余剩稿》,于1953年7月在台湾出版发行,字数约十一万,其中卷一收录诗歌118首,卷二收录文稿23篇,卷三收录弹章监稿9篇,卷四收录书牍43篇。

        李梦彪诗歌欣赏:

        《有鸟》

        有鸟有鸟碧翠羽,飞呜枝枝声何苦。

        古今相传言云是,痴男怨女魂所聚。

        我闻此语长叹息,殷殷向鸟重致辞。

        鸟也不必怨,鸟也不必悲。

        化鸟犹得双栖上,终胜人间生别离。 

        《婴儿哭》

        月圆十八度,不得省庭闱。

        关山几千里,空有梦追随。

        哑哑慈鸟鸣,使我心如底。

        滔滔汉江水,昼夜奔如斯。

        惘惘游子根,绵绵日以滋。 

        《将去洵阳赠王翼庭》

        栖栖与子逐风尘,四十年中聚散频。

        何似老来同落寞,归家俱似未归人。

         《归家》

        四十年前去故乡,无才何事为人忙。

        枉抛当日一腔血,赢得今朝两鬓霜。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潘全耀: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政协安康市文史研究员。出版有散文集《悠悠兰草花》《此岸彼岸》,著有中篇小说《不爱》、《尿茶》、《认爹》,长篇小说《沸腾的山乡》。
        文史类作品:《美援华战斗机坠毁旬阳始末》在《各界》发表,《一双泥巴手与总理握手》《洵阳大学并非传说》《洵水绘成太极图墓联出土及其始末》《独孤信印与旬阳的千古奇缘》《千古之谜蜀王冢》《罗洪先在灵崖寺的传说》先后被收录《旬阳文史》,《探秘黄家庄》《寻访中国小英雄何香姣》《旬阳黑山战斗的故事》《张家大院的那段红色历史》《独孤信印为什么会在旬阳出土》、《平民家中的李梦彪赠物》《李梦彪的一封亲笔信》《张凤翔墓葬今何在》等,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映。
        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
        挖掘太极城精彩,打造旬阳人品牌!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日本老熟妇乱子伦视频,美国xxxx69,未满十八18周岁禁止免费,在线播放免费人成视频网站 网站地图